「十堰茅箭區房價表」多年布局中國,永旺内地業務為什麼又爆虧損?

「十堰茅箭區房價表」

說到永旺,至今還有很多人稱它為吉之島。

從上世紀90年代進入中國消費者的視野。1995年,吉之島作為東京三菱銀行的客戶,在廣東省國投牽線下落地剛剛開張的天河城項目。雙方共同出資成立廣東吉之島百貨有限公司,按65%:35%分配,自此,永旺就以“吉之島”品牌打入中國内地市場。第二年,伴随天河城開業亮相的吉之島超市,也成為該品牌中國内地首店。

2013年,吉之島更名“永旺”。

永旺自1985年在香港、1996年在廣州落地以來,目前在中國共經營400多家不同業态的店鋪。涵蓋從郊外摩爾Mall型購物中心、綜合百貨超市、食品超市到便利店等不同領域。

說起來,永旺也算中國人的老朋友了。遙想當年,環環還在廣州的時候,吉之島就是去天河城時的一個必定打卡的店,與當下的網紅店具有一樣的江湖地位。

不過,雖然多年布局中國,這家在日本風生水起的企業,在中國的業務卻一直差強人意。搜索一下,永旺内地業務一直起伏不定。

從這些過往新聞中可以看出,永旺進入中國内地以來,直到2012年才首次超越香港。但在2014年就又虧損了1.25億港元,而在2015年,虧損達1.6億元,并因此換帥。

今年3月20日,永旺發布2018年業績公告。2018年,永旺集團的總收益為96.76億港元,創曆史新高,不過,永旺于中國内地依然虧損5980萬港元。公告顯示,這是永旺連續兩年在内地虧損。

為什麼布局中國多年,永旺至今仍然水土不服呢?

永旺撤舊店,敗于“小而精”模式

“5月31日最後一日,永旺揮别天銀。”繼2017年從廣州中環廣場店撤場後,近日永旺在廣州再次抛出了一份“撤場公告”。此次撤場的主角是開業七年的永旺天銀店。

永旺天銀店2012年11月正式進駐東圃天銀大廈,面積3700平米,是進駐廣州東部這一區域闆塊的首個大型連鎖超市品牌,也是永旺以SM(食品超市)業态在廣州開設的第四家店。

撤店之際,在店裡的各個角落,貼滿了“揮别”的标語,商品也紛紛打折清貨,場内部分食品場也被清空擺放清貨服裝。作為東圃唯一一家大賣場,此次撤場街坊對其依依不舍。

其實,這已不是永旺首次撤店。2017年,永旺先後關閉了東莞花園廣場店和廣州中環廣場店;2018年,永旺撤掉深圳海岸城十年老店。

不過業界同行普遍将永旺的關門結業歸結為高租金、電商、新零售三方夾擊。不少城市特别是北上廣深一線城市出現超市百貨“關店”現象,物業租金過高是重要原因之一,還有不斷升高的人力成本亦在侵蝕着本就不高的利潤。購物中心對于高坪效的追求,更傾向于選擇“小而精”的店鋪。

比如說,曾為福田COCOPark主力店的永旺超市,布局在商場負一層,總營業面積達到8492平米。在其撤出後,商場便把這8000多平米分割成多個店鋪,引進超市、餐飲、時尚零售等業态近20個品牌,大大提升了原永旺區域面積使用率與單位坪效,租金收入大幅提升。

永旺開新店,下沉二三線城市?

就在永旺天銀店撤店的同一天,佛山順德大信店開業。

因此,5月31号對于永旺可真是個神奇的日子,?一邊是悲情無助地謝幕,一邊是另起爐竈的複活。

進與退之間,永旺出于怎樣的考慮?

有業内人士稱,一線城市除了精品超市,其他傳統超市都要轉移到市郊,這是發達國家商業的現狀以及超市業态的必然規律。傳統超市必須自我革命,在市場日益變化的時代,堅持守舊的經營方式隻會被市場所抛棄。

用時下最火的一句話形容商業地産的變遷:時代是出卷人,開發商和品牌商是答卷人,消費者是閱卷人。

對于永旺下沉二三線城市,有專家則認為,除了永旺整體的戰略發展需要外,也反映出永旺對市場的敏銳度不夠。永旺優質的商品和服務完整的繼承了日本企業的優秀理念。但同樣也傳承了日式企業在發展過程中的“保守态度”,沿用老舊的模式經營,對中國市場多變的情況反應速度較慢,這也是房地産開發商不再與其續約的原因之一。

多賺9倍的小目标,注重體驗度能否實現?

對于内地虧損,永旺解釋這是由于新店處于投資期,加上中國内地競争激烈導緻毛利率下降。至于香港業績,則得益于積極調整商品組合和改善供應鍊管理,特别是新業态店AEON STYLE帶來的“合乎預期的貢獻”。

永旺于是便想把AEON STYLE模式(永旺夢樂城)引入内地更多地方。與普通門店按食品、服裝等分類不同,AEON STYLE用生活模式規劃各樓層主題,并提供更多的專業線産品,也更注重在體驗和服務上的創新,如提供休息區,冷凍儲物櫃等。在香港,AEON STYLE的一大賣點是引入了許多日本品牌和店鋪,内地則是擴大餐飲、美容與兒童區域、引入日式與健康産品。

永旺集團在全球13個國家有超過200家永旺夢樂城。目前中國區大多數可見的永旺基本為超市,夢樂城作為永旺集團最具核心競争力的闆塊,選址面積一般在15—20萬平方米之間。

截止2018年11月,永旺夢樂城在中國已開業購物中心共有19家,今年還将再開業兩家購物中心,除了6月開業的常熟永旺夢樂城外,還有山東青島的永旺夢樂城青島西海岸新區項目。屆時,永旺夢樂城中國開業購物中心将達到21家。

比起那份2018年的業績公告,5月23日永旺發布的2019财年(截至2020年2月)預測則傳遞出更多信息:

預計華業務營業利潤将增至上财年的9倍,達到130億日元左右,折合約8.17億元人民币。

近年來,随着中國市場新零售趨勢在不斷升級,電商、生鮮平台、新零售等新業态的崛起擴張,都在給傳統百貨行業造成了不小的壓力。韓國樂天、英國馬莎百貨即因水土不服退出中國市場。

消費者研究公司iResearch Global最新報告顯示,2018年天貓和京東的電商業務已經占據了中國市場81.9%份額。外國巨頭們在中國内地的發展面臨空前挑戰,“水土不服”成為阻礙其在華發展的“通病”。

對于永旺來說,其選址一般在核心城區的購物中心,比如天河城,租金成本也是一筆不小的開支。永旺方面,對于中國房地産市場的租金一直頗多怨言,在2013年的财報中,永旺就曾表示,中國業務下滑主要是由于國内經濟增長持續放緩,新店銷售低于預期,員工成本、物業租金及其他行政費用的不斷增加。

而在這樣的主流商圈内,永旺的産品卻多是普通商品,很難匹配中國内地不斷增加的高端需求。換言之,永旺的擇址觀存在和産品之間存在天然的斷層。而從另一個層面來看,核心商圈能提供數萬平方米購物空間的可選擇之地并不是手到擒來,這就給永旺的擇址觀設置了又一重障礙。

近年來,本土百貨及超市業态發展迅猛,與之相比,永旺的貨品款式、數量不具備競争力。特别是本土超市專注一方,采購額可以達到百億元以上,而全國布局的永旺,聚焦某一地區的采購額根本與之不在一個量級。也就是說,供應鍊議價能力上的差異直接早就了價格上不具備競争力。而同沃爾瑪和家樂福這些外資巨頭相比,永旺則在進入北方市場的時間上失了先機。

那麼,對于實現其多賺9倍的小目标,永旺方面是如何考慮的?

永旺董事總經理羽生有希是這麼說的:“我們不做商業地産。永旺是做純商業,整個購物中心是零售的綜合體,涵蓋了吃住玩樂,不是地産概念,不是為了賣出去,而是當做零售店鋪在經營。更重要的是永旺不是純粹的銷售,更關注體驗。”

不過,這個受命于危難之際,于2014年3月底履永旺中國區董事長總裁的“少壯派”掌門人已于5月16日辭任。恐怕其所倡導的“體驗”能否順利推行就得先打個問号了。

「十堰茅箭區房價表」
上一篇:「青島雅苑公寓房價」鋪好看的磚,做有範兒的衛生間
下一篇:「江西新餘市房價」專家被打臉!國家釋放明确信号,房地産要被抛棄,樓市将變天?
http://m.juhua242662.cn|http://wap.juhua242662.cn|http://www.juhua242662.cn||http://juhua242662.cn